• <dl id='4341v'></dl>

  • <tr id='4341v'><strong id='4341v'></strong><small id='4341v'></small><button id='4341v'></button><li id='4341v'><noscript id='4341v'><big id='4341v'></big><dt id='4341v'></dt></noscript></li></tr><ol id='4341v'><table id='4341v'><blockquote id='4341v'><tbody id='4341v'></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4341v'></u><kbd id='4341v'><kbd id='4341v'></kbd></kbd>

    <i id='4341v'></i>

      <span id='4341v'></span>
      1. <ins id='4341v'></ins>
        <acronym id='4341v'><em id='4341v'></em><td id='4341v'><div id='4341v'></div></td></acronym><address id='4341v'><big id='4341v'><big id='4341v'></big><legend id='4341v'></legend></big></address>

        <code id='4341v'><strong id='4341v'></strong></code>

            <i id='4341v'><div id='4341v'><ins id='4341v'></ins></div></i><fieldset id='4341v'></fieldset>

            资源要更多向农业农村倾斜

            • 时间:
            • 浏览:62
            • 来源:强行入侵

            當下,我國的新冠肺炎疫情防控阻擊戰已取得重大戰略成果,但新冠肺炎疫情對鄉村發展的影響依然存在。從收入上,農民外出務工受到沖擊;從產業上,種養業發展遇到銷售和物流瓶頸,休閑旅遊和鄉村旅遊遭遇打擊;從公共服務上,鄉村的基礎教育和公共衛生體系面臨挑戰。在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決戰脫貧攻堅的關鍵節點,科學研判並妥善應對疫情對鄉村發展的影響,對我國確保如期完成脫貧攻堅任務、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具有重要意義女教師3高清在線觀看 。

            近日,中國農業大學國傢鄉村振興研究院以“面向十四五——疫情後的鄉村治理和發展”為主題召開線上視頻研討會。會上,多位知名“三農”專傢就此次疫情對我國農業農村發展產生的影響及應對措施展開研討誘惑美女。

            如何實現農民增收?

            農民可支配收入由工資性收入、傢庭經營性收入、轉移性收入、財產性收入四部分構成。新冠肺炎疫情暴發後,將農民收入的不穩定性暴露出來,交通、物流管控,限制人員流動,復工復產的推延等使得農民外出務工、農產品銷售以及春耕生產等都受到瞭不同程度影響。

            對此,程國強教授提出瞭五點應對建議:一是統籌推進疫情防控和經濟發展,農村要對標小康和脫貧;二是加快復工復產;三是要創新產銷對接機制;四是要加大創新創業支持力度;五是加強國際疫情的研判,強化全球風險的防控。

            陳文勝研究員建議在工資性收入方面,勞動力要盡可能轉移就業,並建立農民工信息平臺,同時以縣為單位組織外出務工並做好對農民工的就業培訓;財產性收入方面,要擴大增量、激發改革活力,並通過打造特色小鎮,提高農戶收入和促進就業;轉移性收入方面,以穩定存量為底線,確保穩中有升。

            如何進行鄉村建設?

            農村醫療衛生條件薄弱、農民工大批返鄉等因素給疫情期間的鄉村治理帶來不少考驗。值得慶幸的是,農村防疫過程中鄉土社會的優勢得以發揮,有效阻斷瞭鄉村疫情蔓延。如何總結在疫情防控實踐中的治理經驗,更好地進行鄉村建設呢?

            張紅宇研究員從脫貧攻堅的五條路徑、補齊農村公共服務八大短板等不同層面出發,梳理農村工作思路,“我們還應註意新基建要向農村傾斜,農村人居環境改造升級,牢牢穩住產業安全,克服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保農民收入以及深化農村改革五個方面的關鍵問題。”

            賀雪峰教授強調“手中有糧,心中不慌”,正因為有農村這個穩定器,我國才能從容應對2008年的金融危機和2020年的新冠肺炎疫情。“在未來15年,中國鄉村振興的重點就應該是保底的、基礎的,我們不是要建設一個比城市更加美好的農村,而是要建設一個國產自產一區c過得去的、能夠保持農村基本生產生活秩序的、可以為絕大多數農民提供退路和保底的農村。”

            孔祥智教授總結瞭疫情對全面小康社會建設的影響,認為民宿、休閑農業、農業旅遊觀光等產業受到嚴重影響,畜牧業受到瞭飼料物流不通暢、產品滯銷的雙重打擊,對春耕和春季田間管理的也產生瞭一定的影響,由於檢疫加強和口岸封鎖對農產品出口也產生瞭較大的影響。

            左停教授則提出關於對未來貧困治理的啟示,主要包括農村扶貧產業的價值鏈升級問題、農民就業問題、基本公共服務的保障、貧困監測預防和致貧風險的預防管理、城鄉統籌視角考慮解決農民工生計的安全性問題、特殊措施長效化等六個方面。

            如何做好城鄉統籌?

            羅必良教授稱,新冠肺炎疫情給我們一個新的概念,那就是高度密集的城市已經成為疫情暴發與擴散的溫床,因為城市化與現代社會的連通性已經讓我們無處躲藏。而鄉村是抑制蔓延和維護安寧的好地方,尤其在應對生活物資供應鏈斷裂范圍具有比較優勢,所以說村莊是一個好地方,但是在村莊范圍內維持自給自足是不可能的,也不可持續。

            錢文榮教授強調農村空心化的本質是治理空心化。不讓農民進城,未必能解決空心化的問題,關鍵是要留得住、吸引得瞭人才。鄉村振興需要的不是逼迫回來的農民,而是更需要這樣的一些人才,包括鄉村治理和經濟發展的帶頭人、鄉村治理的骨幹以及農村創業的新能人,新能人簡單來說就是懂農業、愛農村、有情懷、有資本、有能力的人。